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海湾车震
海湾车震

海湾车震

车子停在一处白色沙滩上,放眼望去一个人也没有,他微笑的走下车绕到另一边替她开车门,也不管她愿不愿意,伸出大手便扣住她的手将她拉下车。

  「这里很美吧?」他侧脸询问,眼神中却有抹得意。

  「再美也不是你建造的,没什么可以骄傲的。」她想要甩开他的手,却被他拉得更紧。

  「你很喜欢让人碰钉子。」

  「这是我的事。」

  「可是我却不喜欢碰钉子,所以这自然就关我的事了。」毫无预警地,他将她的身子压在车门上,让他与她面对面的彼此相贴。

  一口冷气从心底冒了出来,纪湘又惊又气,急忙要挣脱他的箝制,却发现他笑得益发邪恶与得意。

  「再动下去,只会让我更想要了你。」他情不自禁的俯下脸凑近她的脸庞、颈项,没有闻惯了的致命香水味,却有一股独特女人香,第一次,闻不出女人身上擦的是什么香水。

  「你无耻!放开我!」她因为他的靠近而觉得全身痉挛,他的鼻息轻轻的拂过她的颈项,让她全身都不对劲,只想逃,逃得远远地?

  「你用哪一个牌子的香水?」他正眼瞧她气红了的脸,愈看,眼前的胭脂粉黛实在就愈没有错过的道理,他想吻地,而他也没有半点犹豫,在他脑子这么想的同时,他也已经这么做了。

  「唔……」她的唇让一抹灼热给霸占了,是那般的直接而火热,直捣她的嘴内,纠缠上她略微笨拙的舌尖。

  他怎么可以这样吻她?噢,该死的男人!

  她觉得整个身子都往他贴去,仰著头,他的唇舌从她的唇瓣滑向她光裸的颈项,灵活湿熟的舌尖舔向她的锁骨,来到了她起伏不己的胸脯……

  像有人突然在她的体内点了一把火,令她从时到外的烧了起来,她觉得害怕、恐惧、不安而无助,双手下意识地推抵著他,害怕极了自己似乎要在他怀中化了似的感觉。

  「你好美。」他不吝啬的赞美着,将她所有的反应看在眼底,贪恋的吻上她微蹙的眉间、鼻尖,再度落在她粉艳娇弱的红唇上。

  他吻过无数的女人,并不认为怀中的女子和其他女人有太大的不同,就是美,美得令他不忍错过,有花堪折直须折,莫待无花空折枝,可不是?就算他不采,也有别的男人来采,他宁可是那第一个采花人。

  她的手不知何时从推抵著他的胸膛,到不由自主地绕上了他的颈项,朦胧的意识里告诉着她该远离这个男人,但她只觉得全身软绵绵的,只想紧紧的抓着他,感觉一种真实的存在与依靠。他的怀抱很温柔结实,他的吻令人欲罢不能,突然间,他强而有力的臂膀将她整个人抱放在后车盖上,一只大手拉起了她的上衣下摆,探进了她着白色内衣的胸口,罩住她耸立丰满的乳房……

  「啊……」她惊呼出声,从沉醉中醒过来,整个身子下意识地往后退,却被他抓住脚踝不太温柔的将她扯向他。

  她的两腿被置放在他腰的两侧,他的上半身则压住她的身子,将她夹在他与车盖之间紧密贴合著,这样的姿势令人想人非非,她仿佛看到了他眼中对她的渴望与激情,不管那是不是真的,那都令她不安。

  「别怕,我不会伤害你的。」冷少桦温柔的笑著,无数轻柔的吻一一落在她的颊畔、唇瓣。

  他的大手轻轻地抚弄她挺立在胸罩内的蓓蕾,感受它为他轻颤的狂喜,接著,他熟练的绕到后侧将她的胸罩扣子解开,倏地,一大片雪白的酥胸跳跃似的呈现在他面前,他几乎是迫不及待的吻上它们,轻咬住那片浑圆饱满与挺立,看著不由自主弓向他的美丽曲线。

  「啊……不要……」她顿时觉得脑袋空白成一片,一种前所未有的愉悦感觉充斥在她的体内,她觉得身子轻飘飘地,就像要飞向云端。

  「你会喜欢的,相信我。」冷少桦满意的笑了,喜欢看她在他怀中沉醉呻吟的样子,长发恣意得像黑色的火也像蛇,从颈项缠绕上她雪白的胸前,奔放狂野的令人目光一亮,令人克制不住地想马上要了她。

  他可以感觉到下腹部蠢蠢欲动着,那强绷的欲望折腾烧灼著他,让他像只猛兽,温柔的亲吻变为狂热的啃蚀,他伸手拉下她的裤头拉链,抚触她底裤下圆而性感的突起……

  「不……你放开我!」她害怕了,那种全身烧起来的感觉已经骇著了她,此刻,她却觉得她快要失去了自己,像是灵魂即将要被魔鬼夺去的恐惧啃蚀著她,她不能任这个男人对她如此。

  她开始在他身下蠕动挣扎著,拼了命似的要挣脱他,冷少桦微微皱了皱眉,退开了些许,蓦地手臂上感到一丝清凉,是她的指甲狠狠地刮破他的手臂而传来的微微刺痛感,接着,他看到手臂上的一道血痕汩汩地冒出血来。

  伤口很浅,不痛,却让他所有的兴致都失去了。

  他双手重新插回裤袋里,像高高在上的天子般俯视著她的狼狈,「穿好你的衣服,美人。」

  再也没有一刻比现在让她更觉得羞辱与难堪了,她见到自己的上衣敞开,雪白的胸前全是他的吻痕,她迅速的背过身,双手略微颤抖的扣上上衣扣子。拉上裤子拉链,觉得全身发冷又发热,鼻头一阵酸意涌上,却让她强烈的自尊硬生生的给逼了回去。

  她不能哭,尤其是在这个可恶的男人眼前哭,她一点都不想表现得像是个弱者的样子,虽然她现在真的很想大哭一场。

  一双大手突然从她身后将她整个人抱起,她惊讶得想大叫时,身子已被放进车子的前座,敞篷车的天顶也盖上了,蓝蓝的天空蓦地变成一片黑幕,汪洋大海陡地隔上一层玻璃窗,像是所有的自由都被框架住了,她像只笼里的鸟。

  冷少桦没有说话,从另一头上了车,将车子开出了这片美得不真实的海湾。


【完】